一个好玩的茶店

  • 内容
  • 评论
  • 相关
我的朋友黄道明是个颇有趣的艺术家,他的作品常常能让人觉得既不靠谱又很好玩。比如他过去所做的“黄道明茶店”的艺术项目,在北京黑桥的aiyo空间整整一年每天都在请客喝茶聊天。我去过数次,每次去都要抽签来决定喝什么茶。茶店并不大,在环铁边上的城乡结合部入口,有种很魔幻的现实主义感,装修风格生猛粗犷,像是在茶包密布的丛林下,还要坐在钢管上喝茶,一点都没有普通茶店的舒适和营造的高格调,但却吸引了不少人过来。

今年他在自己所居住的昌平西新城村种了一大片向日葵地,在盛开的向日葵地里摆起了茶席,每天早上都有不同的人来地里喝茶,连一些害怕蚊子咬的人也会赶早过来跟他喝一泡早茶。从来没有种过地的艺术家把种地当成了一件作品来对待,七亩地满满当当种满了向日葵,给大家带来了一大片金黄的惊喜。

我也有幸参与了这一过程,看到了从播种到成熟的经过,老实讲我并没有想到他能种出来这么一大片向日葵。因为他的种地方式实在是很“粗犷”,除了播种后浇过一次水来促进发芽,之后既不浇水,也不怎么锄草,完全任由其野蛮生长。可植物的生命力就是这么旺盛,田里野花野草和向日葵一起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
他在向日葵地里摆起了茶席,每天来不同的人喝茶聊天,有的是文化圈艺术圈的,有的是企业里的,有的是当地村民,不同的群体混在一起的对话就像在地里各种生长的植物一样,非常真实,非常野生,我在茶席的一角,听着每个鲜活的个体谈论着对于当下的感受,其中既有对于目前现实的一丝无奈,又有着对于生存的坚韧和变通。小小的一方茶席此刻就是一个包罗万象的天地。

我想起法国的艺术家Pierre Sernet所做的名叫one的艺术项目,他把正方体搭建的茶席带到了世界各地不同的背景之下,自己坐在其中和不同的人喝茶,项目所传达了一期一会的茶道思想。和Pierre Sernet相同的是,黄道明的茶店项目也是流动的,不仅仅限于小小室内的一方空间,他带着茶席去到了很多地方。跟Pierre Sernet不同的是,他的茶店空间更加广阔,容纳的人会更加多。

更为重要的是,他并不宣扬任何所谓的茶道思想,在他看来,喝茶就是喝茶而已,不需要有太多的繁文缛节来束缚,市场的炒作已经很多,他也不宣扬任何如今被捧上神坛的茶,只是把自己珍藏的好茶分享给来喝茶的人,哪怕是不怎么懂茶的茶小白们。你要问他浪费吗,他却觉得每个人都有喝到好茶的权利。他也的确影响了很多人来接近茶,慢慢更了解茶,比如我就是其中之一。

跟好玩的人做好玩的事,提前剧透一下,大家所期待的小院空间将会跟黄道明茶店有新的碰撞和有趣的尝试,如果你也想来体验不一样的喝茶空间,如果你也想认识一些看似做着一些不靠谱的事情却好玩鲜活的人,如果你也想更接近茶和艺术,那么欢迎你跟我预约,期待你来。

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